而这片土地上的直升机人

 航空航天     |      2020-01-21 17:26

中国航空报讯:航空工业直升机所大门前有一棵梧桐树,枝叶合抱着树干向上伸展,春夏绿叶繁茂,秋天一树金黄,密匝匝的树枝依然遒劲蓬勃,气势如虹。人们亲切地叫它宝树,这位年岁和直升机所相仿的长者,在50个春夏秋冬里, 守望着南山脚下的这片土地,见证着直升机所的成长,还有那些融化于时光中的真情厚意。在树的记忆里,不论是阳光明媚还是风雨交织,脚下这片温暖而潮湿的土地,永远孕育着勃勃的生机,而这片土地上的直升机人, 则用尽一生的时光坚守住一个信念, 孜孜不倦地深情耕耘。这信念,又如一颗种子,一旦播种便义无反顾恣意生长,50年的光阴里,转眼已枝叶如盖, 风姿绰约。这信念的生长,也是直升机人对这项事业,对这片土地最长情的告白。

浪漫坚韧的乐观主义情怀

1969年,是航空工业直升机所的创业元年。一股新生的力量,一支年轻的部队,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汇聚到国家战略纵深三线地区景德镇, 开启了轰轰烈烈的直升机事业,与在北方工业重镇哈尔滨的哈飞南北呼应, 成为中国直升机工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要我们到哪里就到哪里去。如此浩大的工程,在那个年代的人们心里, 只是这最朴实的一个念想。

当时的景德镇直升机基地屋瓦片羽、满目荒野。从湖田东郊到市里去,全是泥巴路。礼拜天职工上山砍柴,去市里拉蜂窝煤。办公条件相当差, 到了冬天,每个办公室生火炉,靠烧炭取暖。我第一天到这儿的时候, 还是挺狼狈的, 外面都黑漆漆的,像瞎猫一样把箱子打开,把被子都拿出来。在山沟里面冻得不行。那个时候整个所里就一山沟有两栋房子,当工作室也是宿舍,一个房间七八个人,像学校那样的双层铺。科研前辈们回忆起直升机所初创时的情景时,更有一种创业者的浪漫主义乐观情怀。

从异乡到异乡,哪里有任务,哪里就是家。在景德镇东郊南山脚下这片颇具诗意的土地上,早期直升机人对事业的坚定信念已开始执着生长。无论是工作有年的老航空人,还是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愣头青,大家住在几十个人共享的集体宿舍,苦乐自足。再困难的环境,在他们面前,也是徐徐展开的美好生活图卷。这美好,是创造的希望,更是理想照进现实的欣喜。

直升机所开始了艰难而又浪漫的第一次创业。设计师们又要搞科研, 又要做基础建设和后勤保障,只要一声召唤,干什么都是革命工作,硬是在东郊的一片荒凉之地,自力更生建起了职工食堂、卫生所、服务社、幼儿园和学校。万象更新,百端待举。哈尔滨研制直6、阎良研制直7、景德镇进行基础建设,建所初期一所三地的工作格局,让这项事业更蓬勃地发展起来。

直6的研制是我国首次自行设计、研制成功的直升机,也是我国直升机事业起步的第一个里程碑。直7则是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由直升机所抓总设计的直升机,建所初期,受研究所设计试验条件的限制,很多设计工作都是在异地的制造现场进行。人员新、工作新、环境新,缺仪器、缺设备、缺资料、缺经验,直7研制任务就是在这种的情况下进行的。1975年,直8的研制拉开序幕,一时间,艰苦的环境里孕育的希望像春日的暖阳照进科研人员心中,昂扬的斗志幸福生长。

但科研道路并非一帆风顺,一项庄严的事业也必定历经风雨,科研人员收获的,是忍耐中的坚守,坚守中的蜕变。一定要尽早把直8干出来!科研人员心中的执着,铸就了直升机所早期的最动人的精神宝藏。

1985年12月11日下午,丽日高悬,崇山峻岭银装素裹。景德镇吕蒙机场,直8运输型直升机02架机身披金黄色彩衣,神采奕奕,昂首待发。历史如此记录了它的轨迹:从这一时刻起,中国有了自己研制的直升机。而艰苦奋斗、团结拼搏、大力协同、无私奉献的直8精神,已镌刻在岁月的长河中,在一代代直升机人的传承接力中熠熠生辉。

开阔雄健的果敢品格

20世纪90年代初,直升机所食堂出现了一款颇受职工追捧的美味法式面包。它改变了直升机所人早晚的膳食结构与餐桌生活,从此开启了直升机所职工食堂能做面包和月饼的先河。吃惯了馒头、花卷、包子、油条面食的直升机人,突然尝到膨松酥软的面包, 幸福的滋味无以言表。

法国浪漫主义作家维克多雨果曾经说:我们的生活不能没有面包,但是我们的生活里也不能没有祖国。美味的面包令人回味,武器装备建设的快速发展更是直升机人的心之所系。20世纪80~90年代,是一个充满变革的年代,新的观念,新的主张,新的行动, 直升机所也孕育着新的变化,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开展科研建设,开拓直8、直9、直11新的平台和道路,为后续新生代的扶摇直上奠定基础,直升机人也有了更开阔明亮的精神。

那些年里,有太多的第一次,让科研人员兴奋。直9武装型直升机是我国研制的第一代武装直升机,参研者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技术挑战,武器和直升机的兼容成了重大问题。1987年3月,在西安某研究所靶场进行的反坦克导弹首次地面模拟机弹相容性试验以失败告终,怎么办?屡次试验的失败,我们横下一条心,准备来一个大干1000天!直升机所原航电武器室主任郭志龙回忆。

那是一条艰苦跋涉的道路,更是直升机所技术攻关史上刻骨铭心的记忆。老一辈直升机人记得,他们和兄弟单位的参研者共同开始了长达5年的技术攻关,最终克服武装直升机研制中的拦路虎,这些重大技术攻关成果为之后专用武装直升机的研制开辟了坦途。

一项项技术空白被填补,一个个中坚力量迅速成长。当国产直升机由早期的资源匮乏逐步走向枝繁叶茂时,人的活力被更深层次地激发和探索。直11平台的开发是国产直升机研制从测绘仿制转向自主研制的第一次,在直升机所发展史上育人方面更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20世纪80年代大学毕业的新晋工程师们在一个创造的年代和直11相遇,人生的轨迹由此更加丰富饱满。他们中有很多人今天已成长为中国直升机界如雷贯耳的大家,更是直升机所承前启后的中坚力量,那些型号研制中不为人知的艰难险阻以及成功后的喜悦自豪,都让他们的人生更为丰富和坚毅,更从心底生长出坚定的信念。

大干1000天突破机弹相融技术, 攻关100天更能填补技术空白!那种干涸逢雨的拼创精神,无限激发的能量,如夜空中最明亮的星辰,闪烁耀目。航空工业直升机总设计师吴希明就曾有过一百天填补一项空白的经历, 他时任总体组设计员,负责直11气动外形设计。为了完成任务,他在机房连续工作了100天,终于应用计算机辅助设计建立了全机理论外形,实现了型号设计手段的跨越。

因热爱而受苦受累皆是幸福。在以吴希明为代表的直升机人看来,艰苦并非这段生活的底色,对一项事业真挚热爱的情怀,才真正可以激发人创新的动能,以百折不挠的信念开拓创新,向着未知的技术领域跋涉前行。而岁月的积淀,平台的扩展,以及更全方位的型号历练,也让直升机人的精神有了更深一层的延展,早期的艰苦奋斗品格中更融入了一种开阔雄健的时代精神,义无反顾,志在必得。

矢志不渝的担当精神

雷友益是直升机所退休职工,此前也是直升机操纵系统专家,几十年的科研生涯中,他留下一本本泛黄的工作记录本,这也是飞控人无比珍视的宝藏。 当我们一页页翻开阅读时,不仅能找到国产直升机飞控系统的研制历程、试飞试验数据分析,还有大量对国外直升机甚至战斗机的研究资料以及科研管理、党群工作、客户反馈等内容记录。时间逐渐把笔记本变成了雷老的直升机编年史,而这些内容丰富、字迹工整、绘图精美的笔记本,也是雷老写给他一生挚爱直升机的厚厚情书,写满老一辈直升机人炽热的情怀。几十载的职业生涯中,他们接力奋进永攀高峰, 托举起国产直升机技术发展创新史上一个个奇迹的诞生。

直10专用武装直升机的横空出世是国产直升机发展史上的奇迹,更铸就了特别肯吃苦、特别能攻坚、特别有韧性、特别讲奉献直10精神。最近在央视热播的《军工记忆直10武装直升机》,唤醒了直升机所结构强度部主任彭海锋的记忆,想起了当年为减轻每一克重量而奋斗的日子。

直10减重的那段时光却如同刻在大脑中磁道上,只要触发直10这个播放键,岁月里的人和事就会像一部电影在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播放起来。彭海峰记得,当年接受减重任务时颇感惶恐,大脑里满是问号,此前按任务要求已进行了一轮减重优化,还要继续减重,怎么办?从强度裕度、材料替代、重新选用标准件等方式入手,制定详细的减重优化措施,通过结构和强度全体参研人员的努力,减重指标得以真正落实。此役在直10技术攻关史上极为漂亮,亦极费周章。

沿着时光的年轮,我们看到,直升机科研战线上的一个个普通个体,将职业生涯与直升机所的发展进步汇融到一起,并融化为心中最持久坚定的信念。那些一同奋进的日子,就像一滴水融入另一滴水,一束光簇拥着另一束光,每一个人在型号研制中点亮自己, 燃烧自己,创造自己,点亮直升机跨越发展之路。